产业

从底特律到柏林 PYRO音乐专访 流浪式的文艺复兴艺术家—Jimmy Edgar

Jimmy Edgar 是才能,概念,风格超出他的年龄的文艺复兴式人物。在33岁时,去往柏的林底特律人,已经作为一个淘气又神秘又多产的艺人/音乐人,过了三分之二他的魔幻人生。

声音方面来说,本土语言他讲得很流利,从音乐软件和Glitchy地下嘻哈乐,到他平滑签名等等。视觉方面来看,他把自己作为一个受欢迎的导演,摄影师,多媒体艺人,做了许多视频,展览,杂志的工作。

他生于1983年的8月,Edgar以前打鼓、键盘、萨克斯样样精通,同时在做音效处理实验时还是个青少年。为了弥补他的科技能力,他学习弹钢琴然后开始在底特律Baptist教堂感受音乐。15岁时,通过一个赞助人朋友的帮助,他开始与家乡传奇人物Atkins,May,还有Saunderson一起在当地夜店演出。他早期受到音乐,科技,精神和诱惑的影响,促成了他的创造动力。这些聚集到一起,变成了他工作的周期性动力。

640

Q:你从去的地方和做的事来获得灵感,那么你到中国后有学到一些新的文化和观点吗?
A:有啊,我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尤其是历史和古风的东西,我上张EP,Dreams Come True就有点受禅师的启发,然后将之与未来设定结合。

Q:你的音乐史最初是在你的家乡底特律生根,从在施洗者弹琴到在Kevin Saunderson ,Juan Atkins & Derrick May 演出,是强大的资金基础帮助你年轻时获得了这么多成就吗?
A:我确定它有所贡献,不过我的家人慢慢给我灌输了道德观,我年轻时得照顾我自己和我的妹妹。我其实不知道Derrick 和 Juan有名,直到我出了底特律,所以当我年轻时在底特律演出时,我没感激他们对我的影响。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还有我要说的是 Carl Craig , J Dilla,早期和国际团队和Seth Troxler一起被邀请出去。

Q:“Never Stop Being a Student”,这句话你说了无数遍,你怎么选择学习什么还是有组织的学习?你们现在在关注什么?
A:我喜欢学习新事物,和任何帮助我实现目标的东西。现在我在研究几何学和建筑学,一旦我发现我知识中的弱点,我会开始学习来弥补我的的想象力漏洞。我以前学习的东西都是对应的,莫扎特的写歌,巴赫的赞美诗,几何学,3D建模,等等。我爱学习也爱教别人。

640

Q::底特律,柏林,洛杉矶,3个你住过的地方,你同意住过这3个大城市丰富了你的音乐风格吗?
A:当然,这像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我喜欢吸收新环境新事物。我喜欢住在柏林,那是我真正学习舞曲的地方,我在底特律并没学到这个。洛杉矶让我的音乐更完美,给我的音乐带来了更多的风格和动力。

Q:讲到音乐节,他们跟着EDM快速增长改变了很多,作为拒绝为像Kevin Saunderson或Maceo Plex开场或闭场的人,你现在也可能在Mysteryland和Porter Robinson同台,从一个不同风格的人手机接过控制台对你来说是一种挑战吗?
A:这对我来说不是个挑战,作为DJ我可以接受。当我被这些音乐节作为一个真实DJ邀请时,我感觉像我要去提供些什么,那不是说别的DJ不是真的。这只是说一般人们会期待与众不同的人,我想成为这个人。

Q:EDM迅速增长开始慢慢萎靡,Techno和House舞台更有地位,你觉得这会完全消极影响地下音乐现场吗?
A:我不知道,我觉得电子乐现在总是对地下音乐敞开大门,但只是那些选择来看艺术的荣耀的人们。这都是一些观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我尤其不喜欢参与亚文化群,因为我在试着走我自己的路。

640

Q:你更喜欢在音乐节表演还是在夜店演出?
A:我都喜欢,在大舞台演出,感觉很棒,尤其是你知道他们都很喜欢这音乐,甚至他们不知道你是谁。这在不可思议的变化着,当然,夜店演出也是最好的,因为私人空间是最真实的,你在夜店不用准备太多,事实上你越努力越可能失败,夜店是一个探索的地方,音乐节则更实际。

Q:在中国有很多有追求的制作人,但他们没有像其他地方的人有Youtube等资源,你对这些人有什么建议吗?
A:有志者事竟成,我现在33岁,我年轻时也没Youtube,虽然我现在用它用得飞起,但是你只要想要,总会找得到的。

Q:Jimmy Edgar下一步是什么?在做什么,年底了有什么目标吗?
A:正在做我目前最好的专辑。

 

产业

Leave a Reply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提醒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