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PYRO音乐的对话间]上海活动组织双人组 —Shang High

PYRO音乐会开始分享给各位一些场地或活动的组织者介绍,目前在中国有着近千的酒吧和Club、还有很多的活动和音乐节等等。其中有一些有着自己性格和独特性的场地和活动是我们想推荐给你们的,这是我们想要推荐给你们的关于夜生活的一些事。

这周Pyro的“Showcase of the Week”会关注到Shang High。一个活动组织公司,也是一个来自上海本地以Pandah为名的双人组。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操办他的活动的。

 

Q:大家好!很高兴这周请到你们。你可以告诉我们那些可能不知道你的人点你的背景和你从哪儿来吗?
A:我们的故事很长……我们从布达佩斯来,是匈牙利的首都,在欧洲的中心。我们在一个满是争议的独特环境中长大。Akos和我在大学学习中认识,我们的专业是艺术管理。课程的主旨是训练我们成为善于管理的人,并组织艺术活动。我们学习知识的同时,最大的收获是我们让认识了对方。我们住在一个小区很多年,但我们直到在一个课上挨着坐才互相认识对方。因为这个原因,我觉得学校不仅在于学习,也在于认识新朋友和扩大我们的网络交际。

Q:你来中国多久了,你对这有什么印象?
A:我们到中国大概一年多吧。去年我们参与了很多音乐有关的策划,地下和商业的都有。在亚洲,尤其在中国发生的一切都很棒。回到欧洲,我们在一个衰落的经济环境中成长。这对于有创造力的人来说并不是良好的环境,对于不想进步的人太容易找借口了。在中国,我们看到了有一大群年轻人越来越对电子音乐、艺术、流行文化感兴趣。我相信这是好事,EDM正在迅速成长。David Guetta,一个世界上电子音乐里最有影响力的艺人,即将在跨年夜在中国演出。Dixon,被誉为地下音乐第一也在中国开了专场,而不是亚洲巡演,中国被钉上了世界电子音乐的版图。世界上许多人和粉丝都在强烈反对EDM,而我不这么认为。EDM是通往更丰富音乐种类的大门,在我看来,最终人们会定夺音乐好坏。你并没有权利说一首上万人喜欢的音乐是错的,而且是上万付费听众。

Q:在中国组织并参加了各种派对后,和你在匈牙利参加的相比怎么样?
A:很难比较这两拨人,我们在世界各地参与了很多活动,只能说匈牙利人的氛围是世界上最棒的之一。他们确实有活力,粉丝也对艺人很了解,这都是因为网络,信息是关键。你首先要开始理解网络的用法,不同人有不同获取信息的选择。在我看来,有许多工作是要给中国人信息和内容。不过这不是大多数商人所想。为了做点积极的事,你必须理解中国文化。我不想说,“西方人知道答案”,“走你”,就是这样只是简单的因为文化差异。我们不是在做殖民文化,让我举个例子,许多时候我看到活动信息并不是中文写的,我觉得这样不好。你在中国,你必须尊重本土文化。因为我们住这,我们每天都在学习,如果我们想要对我们保留真实,我们能做的就是做一个世界观点,答案,计划,想法都在一起的平台。我们互相学习,他们都应该这样。我们需要帮助中国人形成自己的音乐文化,创造他们自己的社区,推动本土艺人,让中国人也有自己尊敬的英雄。
640

Q:Shang High 和 Pandah是什么?目标是什么?
A:Shang High 看起来是一个专注地下音乐的活动品牌。主要动力在于品牌背后的团队,我们想要给思想超前的年轻人创造一个平台。工具就是音乐和场地,所有的东西都是围绕着喜欢音乐的人们,这就是Shang High背后的目的。Pandah计划是我们和Akos的b2b DJ计划。我们喜欢打长的 DJ sets,并且用它来讲故事。我们在放弃决定Belitu计划后用了这个名字。打碟和制作对于我们有不同的意义,当我们在DJ台上,我们在为听众放音乐,我们希望他们玩得开心。如果他们不开心,我们也不开心。我们一直关注着舞池的氛围,试着根据气氛调整音乐。当我们在制作时,我们不在乎人们怎么想,我们只考虑我们的情绪和当时的想法。这是两种不同的方法……

Q:你觉得作为团队组织活动和同时打碟对你来说怎么样?你们一个打碟一个制作还是两人同时打碟制作?
A:我和Akos是一个完美的团队,每个决定都是我们俩都同意和接受的,我很喜欢团队合作。我认为不同观点可以想到好的决策,也能预防错误发生。我们的价值观相同,但我们故事不同,所以当我们需要做决定的时候,会有两种不同观点。信任对我们的事业和个人都很重要。我们的故事是信任和眼界可以让你走多远的很好例子。

Q:你一次走进电子音乐是什么时候?是什么让你继续前进并组织了Shang High的活动?
A:音乐在我生命中一直很重要。Akos早年是个钢琴手,他甚至为匈牙利歌剧院工作过。在我青年时期,我一直听电子乐。我很骄傲的说,我和我朋友时匈牙利夜生活的先锋,既是DJ也是策划人。如我说过的,我和Alos在大学遇到。一天他来找我问关于电子音乐制作和音乐商业。6月后,他又来找我,他成功的完成了音乐制作课,给我听了点他的作品。我被震惊了,我觉得我们应该要一起做点什么了。

在去柏林的学校旅行后,我们计划一起做点新歌。我们每天都在录音室,开始用Belitu这个名字出歌。在几首歌之后,我们开始计划我们自己的厂牌Attaché Records,来让许多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发现的隐藏的有才华的人露面。这两个计划可以被看作独立的车库计划。我们没钱,只是一种眼界,和乐趣在做这些。Belitu在我们一次亚洲巡演后有了突破,我们在亚洲呆了3周,在泰国,马来西亚,中国有演出。我们突然意识到这些市场正在迅速成长,我们决定搬过来,试试运气。亚洲的精神和想法和我们的很像,我觉得我和Akos都是有精神,一直同时寻找问题和答案。

640

Q:当地群体对你们的支持怎么样?
A:总的来说,人们喜欢我们做的。我们总是有障碍要克服,这就是生活。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爱我们所做的事。如果不爱你所做的工作,我觉得不可能成功。夜生活里有有趣的人这很棒,我们喜欢有趣的人。我所见到产业本身的问题,关键人物和商业之间缺少合作。如果他们能联合,可以取得更大成功。合作和分享知识也是关键。

Q:你觉得一个好的派对该有什么?
A:一个好的派对?现在,我更喜欢小一点,和关系更好的人在一起。但我说过,好的派对是听众和艺人都说好,夜店老板们和听众都笑得很开心,就是双赢。

Q:Shang High和DJ生涯的下一步是什么?你今年有什么计划要完成吗?
A:个人目标是每天变得更好。我们的计划也是……虽然很重要的就是放手……我们不是很在乎品牌的未来。那些知识名字和Logo,我们在乎的就是品牌后的这些人,听众,和粉丝,我们也欢迎有新的人来这个组织。这是我们独特的态度。很多人想做封闭,精品的组织,但我们不,我们想要见到新的人,改变自身也改变商业。好的音乐应该给所有人听到,无论信仰,无论思想,文化,肤色,和你穿什么牌子T恤。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的派对文化出现是为了让人们聚到一起,为不同生活和故事的如人们建设桥梁。无论你在麦当劳工作或是个律师,在舞池里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逃避可怕的现实,为了舞池里的虚拟世界。

谢谢你们!欢迎你们给接下来的活动做宣传。
首先,谢谢这个机会。这很可贵!谢谢所有在一路上陪伴我们的人。你们是这个故事的全部,尤其是帮助我们成长,分享自己的故事和感受的人们。那些愿意敞开心扉的人,那些不是求异而是追求统一的人,那些愿意分享自己看法和知识来让我们变得更好的人。有件事我很确定,我们会一直心存感激,我们永不会忘记我们开始的地方。

进入 Shang High 的PYRO主页 https://pyromusic.cn/profiles/pandah

 

产业

Leave a Reply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提醒
avatar
wpDiscuz